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稀双庆更多一度春秋

数云 更无君傲世,看来惟有我知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连着一生的初恋  

2014-06-22 13:04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连着一生的初恋

家乡座落于丘陵下平地之上,村子不大,一家炒菜半村嗅到香味。三面环河,几棵古槐树把村庄点缀得郁郁葱葱。槐树底下成了夏天老娘们做针线、带小孩子的集结地,老爷们聊天纳凉好去处。我家位于村的西北头,七间房的大院落高围墙,青砖大门楼挺气派。那时我十六岁,是大队会计,人称小会计。能打一手好算盘子,特别对斤乘溜法比较熟,十六两的称要变为十进位操作,如一斤一两为1.0625;三两为0.1875。我年纪虽轻但做事特别公平,处处为百姓着想,经常帮其它队分粮食,在当地还有点小名气。她,比我小一岁,住村子的东南头,父母和哥哥都在东北一沿海城市,她与爷爷在家相依为命,她长得眉目清秀,细眉大眼,双眼皮高鼻梁,白嫩的皮肤红嘴唇,细身高挑,人称小美人。在一块集体劳动时两人总想靠近一些说说话。那个年代家庭沒收音机,更谈不上电视了,晚饭后大家都聚集在街上听唯一的有线广播,雨雪天就到室内,我们俩从来不会缺席,虽不能坐到一起,但互相对视一笑或招招手,心里特别甛蜜。有时晚上我组织全村的少年学生劳动,我负责挑着200支光的气灯照明。干完活后她总是陪着我把气灯送到会计室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心彭彭的跳,脸上热呼呼的,有好多次我把她送到家门口,她又反送我,我又送回去,可从来相互沒挨碰过一下,连手也没拉过一次。半年后,公社经常调我去帮忙算帐,多数半夜才归,为不打扰家人,我独自睡到会计室,从那时起我们很少能见面,就在这时她父母急催她去东北,三天一封信七天一电报,听说为此事经常在家哭,饭也不吃。有几次她爷爷半夜跑会计室找我去劝劝她孙女,说只有我才能让她不哭不走,他老人家就睡到会计室并赶我到他家去,可我始终沒去,他爷爷有时对我发火,说我不懂他的心思,不近人情不知好歹等等。我的心情很复杂,不知去怎么劝,怕碰鼻子,怕单独与这么漂亮的女孩接触。一个月后的一天见到她不到一分钟,对我说了两句话:“我要走了;今后还有机会”。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光想到‘还有机会’这句暖暖的话了,第二天听说她与爷爷起早赶往烟台去乘船了,一阵阵心酸目眩,从此整天浮思联翩,夜不能入睡昼不思食。虽互相通过几封信,解决不了心中病。几个月后我也离开家乡到了大西北,后又转展江南至今。已近四十 个风风雨雨的春秋,她的倩影、甛甛的笑容伴隋着我。 在这四十年中每周最少梦到她一次从东北回来了,从未间断过,可是梦中又从来就不能单独在一起说说话,或因隔着一条大沟,或远远地打个招呼,或与其丈夫一同回来不能见面等等,醒来后又喜又感叹。经常想,当初 那么多好机会怎不拥抱一下呢?当初如听她爷爷的,我们可早就成为一对恩爱的夫妻了。短短的时光谈不上初恋的初恋,思念了四十年,梦了四十年,且会延续到沒了知觉为止。前几年去东北旅游到了她所在的城市,同伴劝我借此去见一面,考虑再三还是不见为好,让这美丽动人少女 的形相永远存畄记忆里 和显现在梦中,不要破坏她。这 是天意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