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稀双庆更多一度春秋

数云 更无君傲世,看来惟有我知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系列临界故事(三)——闹邪的四合院  

2012-01-08 12:42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五七年我刚满十四岁就当上了村会计,年底我们这个小村改为农业中学,全村搬到东一里路的南台子村。全国农村正大办集体食堂,我就成了这个村的食堂会计和总负责,人们都叫我小会计。决定把闲置几十年唯一的四合院作为全村600多人吃饭的食堂。听说房主在解放前经济条件颇丰,就建起了令人羨謩十六间屋的四合院,美中不足的是有一部分房基建在老坟地上。房建好后,选吉日入住,只住一夜,第二天变卖家里的细软,收拾行李,门都沒锁连夜经龙口乘船去了东北,再也沒回来过。临行前给长辈讲:“这屋不能住,我答应立即搬走才保全了全家八口人的命,今后别人也不要住”。五七年正是大破迷信时代,将屋内灰尘和布满的蜘蛛网打扫个干净,又用白灰粉刷几遍,院内的杂草除了个干干净净。北正房六间为厨房隔出两间其中一间做库房,在另一间里盤了铺坑,我的会计室也安在这里;南五间和东厢三间为饭堂;酉厢两间为库房。一切就续,食堂开张了。由于给我家安置的房子小,人多很拥挤,我决定住食堂会计室。晚上几位老者劝我不能住这里,说这房子有鬼,晚上睡下明早就是白骨一堆。我听了很好奇,并说我不怕鬼,如果真的有鬼就捉住它给你们看看。天已晚了,也劝不了我,几位老者唠叨着走了。早上天矇矇亮有人敲门,打开门一看是头晚劝我人中的最长者,见到我第一句话“噢,你还活着,晚上看到什么或听到什么沒有。”我说什么也沒看到也沒听到。他笑了,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好、好、好,小会计有福,压住了、压住了,我放心了。”说着笑嘻嘻地走了。

两个多月平安无事,在冬天的一晚上,沒月亮加上农村那时沒电灯特别黑,大约深夜一点钟左右,突然被一种可怕的声音惊醒了,立即意识到鬼来了,马上坐起来穿好上衣手持电筒,做好应对准备,心想如果来到面前,就将被子盖到它头上,骑上去活捉这个傢伙。坐了约五分钟,突然在房子里又发出撕肺搅心的森人声音,屋的灰尘都刷刷的往下落,与被惊醒的声音一样,好像将一根腰粗的木头硬慢慢把它折断发出吱—嘎、吱—嘎的声音,甚是森人。又过了几分钟沒动静,我点上煤油灯,穿好衣服打着电筒,将屋内的每个角落都查看过,什么也没发现,就大声喊:“有种的出来,我们交量交量,躲着算什么东西”。说实话当时也有点夜郎自大。

又过了近两个月的一个晚上,半夜后我仍被吓醒了,什么也沒看到什么也沒听到,就是害怕,怕的心蹦蹦跳,全身汗毛竖立,头张得斗大,手一摸头发吱吱响还冒火星。坐起来点上灯还是得不到缓解,拿电筒到处照一照回到坑上还是不敢入睡,硬是坐到明天才缓解了。我胆大是有了名的,竟然吓到这个样子。只好叫我三弟賠着睡了三个晚上。别人分析有两种可能:一是这座房子的怪物斗不过你它要走了,走前再向你发一次威;二是可能有狼进了房子里或爬在窗户上向你发威。但直到58年秋又搬回自己村半年多再沒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